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页 > 商标注册查询 >

鄉村振興的密碼藏在熱氣騰騰的早餐裡

2021-10-26 05:58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2020年江西省科技活动周启动。2021年國慶節,對於50歲的余忠寶來說勢必終生難忘:他家成為入住北管村房屋翻建項目的第一戶村民,在新房裡,他25歲的女兒迎來了接親的新郎。

  10月3日,女兒出嫁的這一天,余忠寶醒得特別早。他發現,北管村原來早已“醒來”。

  每天凌晨四點,北管村主干道北陳路上早餐店冒出的騰騰熱氣裡,睡眼惺忪的人們一根油條、一杯豆漿下肚,宣告著忙碌的一天開始了。

  從油條、大餅和豆腐花,到鍋貼、蛋餅和胡辣湯,在方圓2.67平方公裡的北管村,早餐品種日益豐富。旺盛的人氣和多元的餐飲文化,促使著早餐店主們翻著花樣出新品。

  “這哪裡是一個村,分明是一個鎮嘛。”一位店主的話,道出了多數人對於北管村的印象。

  沈彪愛玩諧音梗,從最早的“北管即百管”,到如今的“思義成十億”,這位從嘉定新城(馬陸鎮)北管村走出去的全國人大代表,用一口濃濃鄉音訴說著一個村庄的鄉村振興史。

  穿村而過的思義路,屬於北管村村域的僅有1.5公裡,可就在這短短1.5公裡道路上,集聚了愛茉莉、百事食品等10余家企業,每年貢獻稅收近10億元。從一條無名的鄉間小路,到企業扎堆的“十億路”,思義路的蛻變史是北管村發展的縮影。

  “鄉村振興的關鍵是產業。”在沈彪看來,有了“產業興”這個“1”,才有后面“村民富”“鄉村美”那麼多“0”。1958年出生的沈彪是土生土長的北管人,1986年他接任村書記,這一干就是35年。35年來,北管村從負債20萬元,發展到可支配收入近4000萬元、固定資產近4億元。

  時代的波瀾壯闊,成就了搶抓機遇的北管村。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轟轟烈烈的全民招商潮呼嘯而來。正是在這個時期,“北管動起來了”。起初,北管村通過在公司、銀行擔任高管的本村人牽線,引進了幾家企業﹔后來,村干部走南闖北“掃街掃樓掃園區”,磨破嘴皮一家一家談﹔再后來,北管村干脆在市中心區設立辦事處,派人駐點招商。

  從僅有一兩家村辦企業,到如今引來中日韓美等國的130余家企業,用沈彪的話說,“一個地方的發展,是一點點搏出來的。”

  思義路邊的韓企愛茉莉化妝品,每年貢獻稅收數億元,高度自動化的產線上,見不到幾個人﹔離愛茉莉不遠的美企百事食品,靠著一罐罐薯片,每年上繳稅收約2000萬元。

  在北管村的“產業血管”中,如果說“十億路”是主動脈,那分布於村裡的諸多新興產業,則是同樣不可或缺的“毛細血管”。

  在當下紅火的工業互聯網領域,正籌劃著上市的嘉岩供應鏈算是“趕了個早集”。這家工廠數字化管家服務領域的領跑企業,客戶中有不少像殼牌這樣的行業翹楚。“我們就像制造業企業的管家。”公司董事長胡正朝介紹說,通過動態監測設備、重建採購體系等手段,可為客戶節約大量成本。

  昨日的“舊船票”,登不上今日發展的“客船”。北管村的村干部深知這一點,因此這些年產業“新陳代謝”從未間斷。比如,嘉岩供應鏈就是由一家木制品加工廠改建而成。在北管村自建的10萬平方米廠房樓宇裡,這樣的轉型案例比比皆是。

  產業興,則錢袋子鼓,但錢袋子鼓,絕非鄉村振興的唯一考量。村裡人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明顯提升,才是鄉村振興的最終落腳點。

  “我們在嘉閔高架上,馬上到村裡了。”今年8月初的一天,沈彪接到一個電話,被告知20分鐘后市領導到北管村調研。這樣的“臨檢”北管村不是第一次經歷了,幾年前一位市領導前來調研,甚至都沒通知。實地看過“毫無准備”的北管村后,市領導都給予了高度評價。

  這些天,北管村“一網統管”指揮中心正在進行建成以來的第三次升級改造。升級后的“一網統管”系統,真正實現了“一屏觀北管”。在指揮中心的大屏幕上,可以看到實有人口信息、企業分布情況等各類數據。

  散布於村內各處的公共視頻設備和傳感器,將北管村的“動態體征”實時傳送到指揮中心。企業有沒有亂排放,車主有沒有違法停車,甚至連光顧菜場的顧客體溫有沒有異常,指揮中心都能第一時間掌握。

  確保村域治安平穩有序,除了科技加持,完善的聯勤網格化機制同樣功不可沒。北管村村委會副主任何奕健介紹,村裡構建了全村覆蓋、全天巡邏、全程監管、全方聯動的“5分鐘響應圈”,“這兩年www.br3m8.com.cn村裡沒有發生過一起入室盜竊案件。”

  站在即將裝修好的新房前,53歲的姚家村民組村民余培紅滿臉笑意,“終於和30多年房齡的老房子說再見了。”

  對於年紀稍長的原住民來說,年久失修的老屋和割裂不斷的鄉情,是一對化不開的矛盾,北管村適時啟動的房屋翻建工程,將這一矛盾化為無形。姚家村民組56戶村民的先行先試,讓越來越多村民“看在眼裡,急在心裡”。根據規劃,到2025年底,全村600余戶村民都將完成房屋翻建。“老宅翻新的消息傳開后,不少年輕人都說要回來住呢。”余培紅說。

  村庄的凋敝,往往始於年輕人的出走。反之,村庄的復興,依賴的是年輕人的回歸。

  1993年出生的邵子豪,供職於村裡一家互聯網公司,從採購起步,如今已是產品經理﹔1992出生的管佳駿,在外闖蕩數年后,去年回到村裡成了一名條線干部。

  本土年輕人回歸的同時,五湖四海的年輕人紛紛來到北管村,他們的到來,帶來了多元文化和蓬勃朝氣。

  在物流園改建而成的希望·屹盛孵化基地一期,120多家入駐企業裡,幾乎都是“90后”。這些創業青年有的在直播間裡賣力帶貨,有的在工作室裡專注攝影,有的在電商平台上經營網店,還有的從事著制作動物標本、修復高端鞋具等冷門小眾的行當。“低廉的租金、便利的交通、完善的配套、有序的環境,這裡都有。”在孵化基地運營總經理王啟飛看來,“如果說初創團隊是一棵棵青苗,那北管村就是營養土,為創業者賦能。”

  “年輕人為什麼願意來,關鍵要給他們平台。”沈彪最近老愛提“軟實力”,“平台也是軟實力,它不僅指優質的崗位,還包括了各類優質元素。”

  從“治窮”“治亂”到“品質”“宜居”,北管村一次次從“舒適區”跨入“不適區”,這才有了“四個百園”——百企產業新園、百姓宜居家園、百管文化樂園、百花生態公園。“四個百園”既是沈彪口中的“平台”,亦是全面鄉村振興的基石。

  從凌晨四五點早餐店前的低聲寒暄,到次日凌晨一兩點飯館裡的高談闊論,北管村的晨午暮夜,在一份接著一份的熱鬧中周而復始,“這哪裡是一個村,分明是一個鎮嘛。”

  人民日報社概況關於人民網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數據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聯系我們